您现在的位置: 刘连门户网站 > 综合 > 《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好,不仅仅在于作者没让哪吒乱谈情

《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好,不仅仅在于作者没让哪吒乱谈情

电影《魔鬼的孩子来到了世界》今年在电影市场上引起了轩然大波,这让很多人大吃一惊。不仅公众对国产动画电影的期望很低,而且传统知识产权的改编也失败了。那么,作为一部国产改编的动画电影,新模式在实现公众赞誉的逆转和执行一个具有非常决定性意义的“命运改变”方面达到了什么样的期望呢?

正如许多人所说,“德仁的魔鬼孩子来到世界”仍在从传统文化中寻找灵感和素材,并与成功的《大圣归来》和《白蛇传:起源》(White Snake: Origin)相一致,试图开发中国神话和民间传说的系列ip。一方面,这是由于民间传说本身完成得极高。人物丰富,故事充满连续性和和谐性,它们都通过口头和先前的改编传播开来。民间传说的主题有很好的改编基础。另一方面,民间故事往往充满欢乐和悲伤。它们不仅兼容不同的时空和多重矛盾的情感元素,而且适应反映不同时代的价值需求和心理期待。它们更适合颠覆性的转化和演绎。因此,创造这样的神话传说知识产权,关键在于如何改造熟悉的传统文化故事,以满足现代人的口味,从而焕发出一种“新面貌”,用逻辑“旧故事”来反映当代人的价值取向、文化追求和审美情趣。

事实上,这些年来传统文化主题在银幕上的现代改编很常见,但很少成功。大多数作品只停留在元素叠加的层次上。传统故事似乎可以转变成现代符号。然而,具有最现代意识的象征必须是“爱”。结果,太多的改编陷入了“传统故事爱情=现代故事”的可疑模式。此刻,一个粉红色的爱情泡沫出现在时空、三个圆圈和五行之中。怪物说话,怪物说话,怪物说话,抓怪物的老师说话,唐僧说话,唐僧说话,孙悟空说话。观众很感动,但他们也犹豫不决:除非他们看了一部以传统文化为幌子的爱情肥皂剧,否则爱情和原始传统故事之间的关系有多必要,有多少?

另一方面,《德仁的魔鬼孩子来到世界》完全摒弃了元素叠加的常规,试图完全重复神话。传统的德仁故事让位给了一个载体,它完全承载了当代人的价值观和精神属性,以及切入当前现实生活的角度和方式。

从角色设置的角度来看,经典动画电影《纳扎纳奥亥》中的角色在今天都有扁平化、僵化和脸谱化的缺陷。如果角色要站起来,他们必须首先根据现代人的情感需求进行升级和改造。南岔的母亲尹太太的形象善良而脆弱,但她的存在感较低。经过这次重写,她成了一个有着高超武术技巧和切断邪恶灵魂和恶魔能力的职业女性形象。然而,她忙碌的工作已经耗尽了伴随南岔成长的努力。我父亲陈堂官的连长李京在以前的环境中太不识抬举了。他是如此僵硬和冷漠,以至于成了几代孩子的心理阴影。作为一个父亲,他不爱、不相信也不保护,他总是第一个跳出来惩罚。这样的形象显然不能满足当前观众的心理期望。在这种转变中,李靖的形象变得柔和而熟悉。他口齿不清,总是把他的爱藏在心里。他对儿子有很高的期望,但他最有可能为儿子秘密牺牲自己。在这个版本中,尹太太和李静的形象中隐藏了太多现代父母的影子。他们的努力和弱点都反映了现代亲子关系中的各种情况,使观众实际上感到亲切和平易近人,产生了自我替代、自我投射和对电影中人物命运的无尽叹息。

从故事结构来看,故事的本质是一个英雄成长的故事。英雄经历了世界上的各种磨难,从无知到觉醒英雄意识,再到成为英雄。“抵抗”到底是它成长和转变的核心要素在哪里?在反抗封建压迫的传统“造海术”中,无论是以李靖为代表的封建父子关系,还是以龙王为代表的封建制度,在龙宫杀死敖冰并冲破灾难后,选择了“剖腹产、剜肠、摘取血肉”的方法,这仍然是父母们的事,不会让他们感到厌倦。然而,这种“成长”过于苦涩,并对故事产生了影响,但它不适合今天更亲密的家庭伦理结构和家庭关系。同时,英雄成长的道路有点老,因为它被赋予了太多的外在因素。此时,英雄的成长是“被迫的”,外部苦难的刺激和外部对抗的压力成为英雄觉醒的触发点,并“命令”英雄展现英雄特征,拯救平民百姓。

然而,在《德仁的魔鬼孩子来到世界》中,英雄故事的另一种演绎模式正在被尝试。英雄的成长是一个自我发现和自我救赎的过程。德仁新版本的成长不再是“被迫的”,而是由内向驱动的主动选择。这是一种带着喜忧参半的微笑和泪水的自我延伸和自我实现。这时,他不再需要反对封建主义,而是作为一个“人”主动做出选择。他选择反抗自己的“原罪”,为了防止自己变成怪物和伤害他人,他穿上了一个“干坤圈”来进行自我克制。他选择拒绝屈服于命运,选择保护父母,选择保护对自己不太友好的陈堂官的人民。在鼓励斗争和普遍认同个人价值观和社会价值观并不冲突的时刻,这种相当孤独和固执的“选择”会让这句话变成“我听天由命,不听天由命”

霍布斯鲍姆(Hobsbawm)在《传统发明》中指出,当旧的社会模式逐渐瓦解,旧的传统被摧毁,或者新的社会组织结构不再适应时,人们会从旧的社会模式中选择旧的材料来组织和构建新形式的文化传统,以满足新的社会模式的需要。尽管存在一些问题,如有些地方过于粗俗,有些网络笑话有些生硬,但这部小说的真正价值在于它创造性地改造和发展传统文化主题的宝贵尝试。

传统文化主题是幻想叙事文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库。回顾半个多世纪以来广受赞誉的国产动画作品,从《天宫》到《九色鹿》,从《两代情的故事》到《宝莲灯》,它们都巧妙地运用了传统文化元素,不同程度地融入了中国的历史故事,但它们反映了当前时代精神和社会价值的要求。《德仁的魔鬼孩子降临世界》(The Devil Child of Naruhito Down to The World)的流行让人们开始期待一个设计宏大、结构完整、逻辑恰当的“上帝封闭的宇宙”,渴望创造一个高层次的中国神话传说系列。然而,这一系列作品的完整性和成熟性仍然需要以下作品的质量和口碑来维持。对于国产动画来说,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也许,正如“人工智能之父”图灵在著名的《计算机与智能》结尾所说的,“我们的目光只聚焦在不远的将来,但是

作者:遥控器(文学博士、文学评论家)编辑:郭朝浩责任编辑:王燕

福建快三投注 中华彩票网 五分彩投注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