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刘连门户网站 > 教育 > 对标先进 | 从今天起,请叫她“人民教育家”

对标先进 | 从今天起,请叫她“人民教育家”

更令人兴奋的是,请点击上面的蓝色来关注我们!

2019年9月17日,习近平主席17日签署了总统令。根据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三次会议下午表决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授予国家奖章和国家荣誉称号的决定》,42人被授予国家奖章和国家荣誉称号。

宇易等人被授予“人民教育家”国家荣誉称号。

这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首次正式授予“人民教育家”国家荣誉称号。

在这种认可下,余一老师是唯一一个在基础教育领域获得这一荣誉的人。让我们向她致敬!

今天,边肖带你去了解老师的故事。

宇易,上海杨浦高级中学名誉校长、语文特级教师,曾任全国语言学会理事、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会副会长。

寻找语文教学的大门

宇易1921年出生于中国镇江。十五年后,年轻女孩宇易失去了父亲、一位半文盲母亲和五个年幼的孩子。她的生活突然失去了依靠。由于家庭经济困难,宇易从小就帮助母亲,缝补衣服、袜子,照顾弟弟妹妹。

母亲是半文盲,但母亲对孩子的教育影响了孩子的生活。

她告诉她的孩子,做人是最重要的,善良是最重要的。这就是人类的本质。第二是勤奋。吃一堑长一智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你能帮助别人,你母亲的思想就深深地影响了孩子们的心灵。

1947年,18岁的宇易离开家乡江苏镇江,被上海复旦大学教育系录取。曹福、周予同等著名教授的学术精神培育了宇易深厚的知识基础。这些著名教师在她上学期间的榜样帮助她在血液中沉淀了深厚的传统文化特征。

宇易说:“我很幸运遇到了这么多好老师,我从无知和无知中逐渐了解了教育、社会、生活、历史和自然。回顾学习的经历,我真的是一只幸运的狗,所以工作后我总是心存感激。”

1959年,当了七年老师的宇易,转而教中文。当时,从教育部毕业的宇易教授了七年的文化课,并编写了两本历史课小册子。积累了一些教学经验后,她突然被提升为语文教师。她有点紧张。在一次演讲之后,她接受了徐振民的指导,徐振民是一位具有深厚中国传统文化的老师。

在谈到她班上的几个优点后,徐老师评论道:“你不知道语文教学的大门在哪里。”

语文教学的大门在哪里?宇易一生都在寻找它。从复旦四号宿舍到几个街区外的四平路,宇易已经走了34年了。她眼前是她熟悉的风景,繁忙的人群和嘈杂的城市声音。但是在她看来,教室里的场景是上演的。

在后来的教学生涯中,她经常反思自己:“你开始了吗?“唐”在哪里?房间在哪里?

外力已经成为教育过程中的驱动力,也成为宇易彻夜追寻的灯塔。教育是让音调与孩子们的心弦相一致。

触摸独特的字符串

宇易一生尊敬两位教育家:中国的陶行知和前苏联的苏霍姆林斯基。

苏霍姆林斯基说了这样一句精彩的话:“在每个孩子内心最隐秘的角落里,都有一根独特的绳子。触摸它会产生独特的声音。为了让孩子的心与我所说的产生共鸣,我需要让自己与孩子的和弦保持一致。”

一次教育经历曾让宇易终生遗憾。

一个女孩没有认真做练习,老师忽略了她反复的纠正。当情况紧急时,她喊出了这个学生的绰号。余一警告学生不要这样对她大喊大叫,但这次她做到了。

后来,她真诚地向同学道歉。道歉来自她对人性的深深尊重和20年前当老师时的承诺。

在她的一生中,宇易从未责备过任何学生,也从未对任何学生发表过讽刺性的言论。这教会了她,要成为一名教师,一个人必须有一颗宽广的心,对各种各样的学生都要宽容。这种宽容不是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而是一种深入学生内心,与他平等相处,体验他的感受和想法的方式。

在经济收入普遍较低的时代,宇易把所有积蓄都花在了孩子身上。她尽了最大努力来承受生活必需品、学习用品甚至学生家庭的困难,但是她一次又一次地为她的孩子存钱。

宇易说,“我去看了一些家庭,真的流泪了。这个工人的家庭是一个房间,除了一张床和一张桌子,几乎什么也没有。那时,一个名叫何的学生患了肺病。雷米峰,一瓶6元,我的工资是72元。他的家人没有办法治愈他。没有劳动保险。孩子们的家庭非常贫困。我每个月都给他买食物,让他治好肺病。”

“发生在学生身上的是我老师的心。什么是教师?学生的天堂是你的世界。学生都是你的孩子。因此,我说老师比父母更爱孩子。”

一个叫蒋志平的男孩是他班上有名的皮革大王。当他的父亲对他的儿子失去信心时,他把他推到宇易说,“我不想要这个儿子”。宇易没有放弃,把“父亲不想要”的孩子带回家。

宇易认为,应该真诚对待儿童,无论是全心全意、半心半意、半心半意还是半心半意。学生们心里清楚地知道没有爱就没有教育。只有把真爱传播到学生的心中,他们才能有教师的地位。

当蒋志平长大后来看望老师时,宇易问学生们关于他们的生意以及他们是否遇到过任何困难。学生们说,“不,唯一的问题是他们有点缺钱,也有点周转不灵。”

余老师回答,“你需要多少?我会给你的。”

学生们很感动,但他认为老师这么说并不奇怪,因为老师从小就把学生当成自己的孩子,老师的爱就像母爱一样。

有10,000条空街道的公开课

1978年,中国处于完全废弃状态。中学的中文课就像一块干燥的土地。宇易的教学记录和磁带诞生了。

根据多年的语文教学经验,余一以口头方式完成了《中学语文教学探索》和《中学语文备课手册》等多本书。这些真实的汉语教学记录,余一已经思考和探索了20多年,对汉语教师来说,就像久旱之后的阵雨。

当余一老师的公开课海燕在电视上直播时,上海的街道上有1万人,全国人民都在看电视看她上课。

事后,就连高等教育界也在谈论余一和她的“海燕”。复旦大学的一位历史教授谈到了那一年的盛典,他说一位同事出差回到了上海,问上海最近发生了什么。教授说他正在观看“海燕”的现场直播。

现在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因为班级很好,余一的每个班级都变成了一个“开放班级”,共有2000多个班级。

崇明县发展计划委员会前主任艺鹭听了宇易一整年的语言课,发现她从来不在课堂上谈论重复的内容。

“虽然课文是一样的,但我们面对的学生总是不同的。我们必须认真备课。”这句话影响了艺鹭的生活。

自1976年以来,一位年轻的老师已经学习了3000多堂中文课。她最深的感觉是宇易从不重复自己的话。即使她在同一篇课文中教第二遍和第三遍,她也不会重复。每一课都是美丽动人的人文景观。

有人评论余一说:“俞老师的课很难学,因为她的教学没有模式和程序,她自由自在,可以双向使用。”

迄今为止,余一教了来自全国各地的100多名年轻教师。他们中的一些人被评为优秀教师,一些人赢得了许多全国教学比赛。宇易的教育哲学通过他们让更多的学生受益。例子胜于文字。师德是第一位的。

做一辈子的老师,学一辈子的老师。

在近60年的教学生涯中,余一坚持文学育人,倡导将“人文”写进国家《语文课程标准》,倡导教育思想和教学实践同步创新,主要推进上海初中语文教学改革实验,并开设市级以上探索性和示范性公开课,其中50余门被公认为语文教学改革的标志性案例。

她经常说:“我说过我会做一辈子的老师,学会做一辈子的老师。这不是空谈。我一生都在学习,并不断提高我的人格。”

退休后,宇易更加关注中国教育的变化和发展,写了数百万字。教育部采纳了许多重要观点,为我国基础教育的改革和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她在各种场合提出了大胆的建议。当新课程改革刚刚开始时,许多专家质疑课程改革的必要性,余一立即呼吁:以课程和教材改革为核心的基础教育改革已经成为世界潮流;在教育功利主义现象越来越强烈的时候,家长们正忙着带孩子上各种补习班,学校正忙着抓学校的入学率,她生动而精辟地提出了“育人”和“育人”的理论,坚定地提出了“今天教,明天想”的理念,并呼吁学生们从沉重的学业负担和智慧与道德的重重包围中“突围”。

"我的一生与我的历史使命紧密相连。"余一总是说,“如果我被要求选择下辈子的职业,我仍然会选择这个辉煌而绿色的教育职业。”

她经历了起伏。教育给了她力量。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她把这种权力赋予了几代年轻的中国人。

她一生都在教书,但她说她深感遗憾。在晚年,她仍然不愿意屈服于岁月,并不断培训更多的教育者。

她是中国永远的老师和“人民教育家”。

资料来源:山东省教师队伍由人民教育、中国教育报、校长声明等汇编而成。

编者:魏小玉

推荐读数:

让我们团结一致!展示防台风教育力量

安全第一!请与你的同学和父母核对这些常识!

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潍坊的考察

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潍坊的考察(纪实2)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潍坊的考察(纪实3)

pk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