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刘连门户网站 > 综合 > 一个世纪的坚守与探索——写在南开大学建校一百周年之际

一个世纪的坚守与探索——写在南开大学建校一百周年之际

光明日报

“你是中国人吗?”“你爱中国吗?”“你喜欢中国吗?”

1935年9月17日,南开系列学校创始人张伯苓向南开大学“创业型”的青年学生发出了“爱国主义三题”。84年后,在南开大学百年校史的开幕式上,中国工程院院士、南开大学校长曹雪涛带领“101”新生再次重温震耳欲聋的“三个问题”。

“是的!”“爱!”“是的!愿祖国繁荣富强!”同样有力的回答,通过历史上的烟云汇集在一起,谱成了一首青春的交响曲...

南开大学自1919年成立以来,经历了整整一个世纪的非凡历程。从建设时期开始,当道路被蓝色和抗日战争被轰炸时,西南方的弦乐歌曲不断响起,显示出坚韧难卓;从新中国成立后社会主义建设浪潮中的北方返校难改到英语人才培养:从改革开放新时期实施“科教兴国”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期创建“双一流”高校...回首一百年,这所为国家培养了20多万人才的著名大学,始终与国家和民族同命运,始终坚持其最初炽热的心和梦想,始终在不懈的探索中谱写辉煌的历史篇章!

在坚持中提炼精神

南开一百年来始终坚持“第一颗心”——中国优秀知识分子的家庭和国家情怀、“允许正义”的卓越品质和“应用世界实践”的学术研究方式保持不变。

张伯苓对创办南开大学的初衷描述如下:“目标是救国。方法是通过教育改革中国。改革什么?改造他的道德,改造他的知识,改造他的身体……”

爱国主义是南开大学的固有基因。1919年,南开大学成立之初,严范孙警告学生:“不要以成为一名高级官员为目标,而是要成为一名爱国者。”在南开系列学校百年展上,一位90多岁的老校友站在1934年华北运动会的照片前。照片中,南开参加运动会的学生高举方巾旗,形成了“不要忘记国耻,收复失地”的八个大字。老人自豪地告诉他周围的志愿者,“看,我是那个举着国旗在“国家”这个词右下角的人!"

在南开大学第一批学生拍摄的照片中,有96张年轻的面孔。其中,“62号”学生是渴望“为中国崛起而学习”的周恩来。他因在入学不到半年后领导学生运动而被捕入狱。严范孙用“奖学金”支持周恩来在法国学习,因为他是“最好的学生”!在南开百年历史中,有36位著名的、可证实的革命烈士。其中,马军、于方舟、陈镜湖、何茂勋、刘玉范、袁咏仪、郭永怀等杰出代表用他们的青春、鲜血和生命展示了他们对国家的忠诚。

南开热爱国家和民族,敌人渴望憎恨南开。1937年7月29日清晨,日军用飞机和迫击炮轰炸和焚烧南开大学,企图“抹去它的历史,摧毁它的灵魂”。刹那间,美丽宁静的校园变成了废墟。面对这一野蛮行径,南开人民这样回答:“被摧毁的是南开的材料,南开的精神将因这次挫折而得到加强。”在张伯苓的领导下,私立的小型南开大学与国立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一起组成了西南联合大学。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他们继续为国家歌唱和培养大量优秀人才,创造了中国乃至世界教育史上的奇迹,赢得了“北辰大学”的最高荣誉。

学校教育注重教育人。什么样的人以及如何教育人?南开大学对此有明确的理解。1934年10月17日,在多年办学的基础上,张伯苓正式宣布,南开学校以“允许公平能力,与时俱进”为校训,致力于培养学生“热爱国家和群众的公德”和“服务社会的能力”。一百年后,这一座右铭已被内化为南开大学的精神品质,并成为许多南开人一生的“座右铭”。正如俞传坚先生所说:“‘功能’是全校的精神。俞先生的教学就是基于这个词。学生们的努力也是基于这个词。”因此,有邱宗岳教授的“一举两得”的传说,“我最好的时光是在南开度过的”的陈省身的感觉,以及老舍和曹禺“谁知道中国,谁就一定知道南开”的骄傲

南开学校“民办非民办”;南开人民“珍惜大公”。正是在“了解中国、服务中国”的斗争中,几代南开人坚持南开的特色,成功实践了“民族化”西方先进教育经验,建设了“以解决中国问题为宗旨的大学”。南开大学经济学院自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分析和探讨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存在的实际问题。研究所编制的“南开指数”在国内外享有良好声誉。东北研究会组织师生进行实地调查,“收集日本侵华的确凿证据”,并撰写调查报告和专著,引起国内外有识之士对东北问题的关注,成为当时最有影响力的学术团体。化学研究所与范旭东李咏碱厂和邦德后合作“用我的知识交流经验”,开创了“校企合作”的先例

南开人民为国家服务的雄心体现在他们不断“以经验应用世界”的斗争中:为了国家的需要,杨石先毅然放弃了他研究了几十年的专业,在农药化学领域取得了许多杰出的成就;深深热爱祖国、创立南开数学学院的陈省身,致力于把中国建设成为“21世纪数学强国”。杨靖年,以“南开指数”等成就和一系列关于中国工业化的调查研究而闻名中外,其宗旨是“经济学中国化”。叶嘉莹一生致力于中国古典诗歌的教学,晚年捐出全部财产,成立“嘉陵基金”,支持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研究...南开历史布满了星星!

每年10月17日,南开大学都会敲响校钟。来自世界各地的校友将在心中唱出校歌:“渤海之滨,白河之津,南开的崇高精神!”南开精神是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2019年1月17日是南开人民的光荣日子——秘书长习近平亲自访问南开大学,参观了以该校百年历史为主题的展览,与部分院士、专家和中青年教师代表进行了交流,参观了化学研究所和元素有机化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对南开大学的历史、学科建设、人才队伍和科研创新有了详细的了解。习近平总书记充分肯定了南开100年来的办学理念和成就。他鼓励老师和学生把学习和奋斗的具体目标与民族复兴的伟大目标结合起来,把自我融入更大的自我,并立志为我们这一代人做出历史性贡献。

在探索中创造辉煌

海水溢出来了。在一个世纪的发展过程中,南开大学从未停止探索:探索立足中国的办学模式,探索与时俱进的学科布局,探索符合社会需求的教育路径...

随情况变化。南开大学成立时,本着“以文学治国、以理治国、以商富国”的理念,设立了文学、科学和商业三个分支。它具有很强的“人才救国”的实用性。张伯苓一心要让南开“与英国的牛津和剑桥齐头并进,与美国的哈佛和耶鲁齐头并进,东西方繁荣昌盛”,在办学之初就采用了美国的学术体系。大多数老师是在美国学习的学者。设备是美国制造的。教科书最初是英文的。甚至生物课上使用的蚯蚓也是“美国货”...

然而,“外国学校”很快变得“不听话”。事实证明,这种机械而完全照搬的办学模式“既不为学生所必需,也不适合中国国情”,也违背了南开大学“求国家生存”的教育目标。经过全体师生的热烈讨论,1928年制定的南开大学发展规划最终确定了以“土特产”办学的目的:以中国历史和社会为学术背景,以解决中国问题为教育目标。根据这一目标,南开大学先后成立了东北研究院、经济研究院、应用化学研究院、化工系、电气工程系、经济学院等直接为社会服务的部门和研究机构,被社会公认为“第一个营造独特氛围的”东北研究会组织师生在东北三省进行实地调查。在获得大量第一手资料的基础上,出版了《东北经济地理》,这是“当时中国最好的东北地理书”。张伯苓在命名南开应用化学研究所时,特别强调了“应用”一词:“在研究中国工商的实际问题时,我们应该利用南开大学的设备来帮助中国工商提高产品质量,从而达到学校与社会合作的效果。”“土特产”教学改革也引人注目——“以自然为课堂,以全社会为教学基地,用生活资料丰富学生知识,开阔学生视野”。该校提供关于当代中国政治问题、中国经济问题、农村社会学和农村建设导论的课程,以研究中国的实际问题。在教学中,学校注重对学生基础理论、实践能力和科研三位一体的系统培养。

学术界对沉浸式和务实式的学习方式给予了赞扬,这使严俊回到了自己的心里。当时,南开名师大会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凌冰、姜立夫、刘晋年、饶育台、邱宗岳、杨石先、李继东、熊大石、蒋廷黻、李记、萧公川、徐莫、张仲博、何莲、方显庭、陈许婧、李卓敏、黄裕生、张鹏春、刘无忌、司徒岳兰、冯文谦、张克忠、张宏远、朱克珍、唐永通、萧淑玉、范文澜、罗龙基、吴大友等人都在这里握有鞭子。

回顾南开大学的历史,人们不禁赞叹“本土化”,这可以说是“中国现代大学办学理念的大跃进”。也正因为如此,南开大学走出了一条独特的办学之路,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成为中国最著名的私立大学。

不时变化。追求“快速变化”的南开大学,总是触动着时代的脉搏。改革开放初期,南开大学率先规划学科建设,以适应国家现代化的需要。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在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的建议下,南开大学于1980年开设了社会学专业,从全国18所重点大学中挑选了43名学生组成专业班。这个班将来在中国社交圈将被称为“黄浦一期”。此后,南开大学遵循“积极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积极改革和调整现有学科,发展新的学科和专业”的办学理念,率先建立了许多社会急需的应用学科和专业,如金融、旅游、生物化学等。南开大学现有26所学院和86个专业,形成文理并重、基础广泛、应用创新突出的办学特色。初步建立了适应21世纪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才培养需要的学科体系。

在此支持下,已经进入新时代的南开大学的科研创新也日新月异。饶何姿院士是sars病毒和h5n1禽流感病毒蛋白质结构研究的世界领导者,被誉为生物物理学的“传奇科学家”。曹雪涛院士关于“炎症免疫反应的新分子和细胞机制”的研究成果入选年度“中国生命科学十大进展”;张卫平院士因其在阿蒂亚-辛格指数理论方面的新成就被国际数学界誉为“该领域的领导者”。龙以明院士关于哈密顿系统的研究成果被誉为“过去15年中该领域的里程碑”...

南开大学作为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重要基地,在深入研究和解读习近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积极服务“一带一路”建设和京津冀协调发展方面也取得了丰硕成果。在过去的五年里,该大学获得了国家社会科学基金的50个重大项目。南开学者领导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合作创新中心”、“中国亚太经合组织研究所”、“中国公司治理研究所”、“人权研究中心”、“丝绸之路研究中心”、“京津冀合作发展研究所”、“当代中国研究所”等智库,承担了1400多个直接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的项目,向各级党政机关提供了500多份高质量的决策咨询报告。

新世纪伊始,南开大学正在大力实施“艺术振兴、科学推广、工程攀登、生物医学发展”四大规划,努力使正在建设的“十大跨学科科学中心”成为新的学科增长点和制高点,从而在新一代人工智能研究、生态文明研究、现代工程体系建设、智能医学工程人才培养、标志性科学论文等方面取得新突破。曹雪涛主席说:“南开师生必须坚持‘了解中国,服务中国’的学术传统,继续履行‘爱中国,振兴中国’的使命,把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付诸行动,建设一所立足中国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大学!”

在每年的金秋时节,南开大学录取的新生会在通知上看到八个醒目的字:“公平公正,日新月异。”在过去的一百年里,南开大学围绕这八个字写了生动的教育书籍。南开大学从成立之初就确立了“三位一体”的体育、智力和道德教育指导思想。在长期探索中形成的课堂教学、校园文化和社会实践三位一体的教育模式一直延续至今。2011年底发布的《南开大学素质教育实施纲要》被师生简称为《公共能力教育纲要》。从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入手,将“公众”和“能力”细化为学生工作的具体要求,形成了全面稳定的评价体系。

张伯苓说:“为了达到教育的目的,我们必须注重精神修养,要有深度的修养,要有深度的修养。”建国之初,严范孙为南开学生起草了“容止座右铭”——“脸必须干净,头发必须剪短,衣服必须调整,结必须打结……”现在这个教学仍然铭刻在每个学生宿舍的前面。南开学生每天都在“不要骄傲,不要暴力,不要游手好闲;在义和团、义经团、义庄团的郑重告诫下,“三省一体”...将“公共能量”教育渗透到每一个学生宿舍中,是南开大学的“骄傲之笔”:他们把创造“人文优雅住宅”和特色宿舍文化作为精神引导、文化熏陶和价值培养的重要起点,使之成为“人文建设”、“人文服务”和“规范管理”的学生成长社区,从而使青年学生能够相互磨砺、共同成长,为在校学生以一种无声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奠定健康的生活背景。

南开大学注重社会实践对学生爱国主义的塑造作用。党的十八大以来,南开大学探索并形成了一种新的师生社会实践和教育模式。在2018年“知行南开”暑期社会实践中,5200多名学生和100多名教师组成了500多个实践团队,深入基层,或宣扬新时代的新理念,或以专业知识服务地方发展。正是在不断的社会实践中,南开学生加强了对国家的情感认同和爱国主义的坚定信念。南开大学对优秀学生的最高奖励是“周恩来奖学金”,对优秀班级的最高荣誉是“周恩来班”。自该奖项于2001年1月8日设立以来,学校已经评选、培育并命名了八个“周恩来班”。312名学生成为传播周恩来精神的“火种”。

东风来了,风很大,而且汹涌澎湃。巍巍南开,在历史与现实的交汇处,正大步走在建设南开的品格、中国特色和世界一流大学的征途上。展望未来,南开大学党委书记杨庆山充满激情:“南开大学全体师生永远不会辜负习近平总书记的关怀和期望。他们一定会把爱国主义变成为国家服务的旅程,用开拓创新的态度和永无止境的斗争,奏响爱国主义斗争时代的强音!”(有关更多报告,请参见版本7)

光明日报(2019年10月17日,01)

台湾宾果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