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刘连门户网站 > 时事 > “星耀南湖·长三角精英峰会”助长三角高质量发展

“星耀南湖·长三角精英峰会”助长三角高质量发展

长三角是我国经济发展最活跃、开放程度最高、创新能力最强的地区之一。它在国民经济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2019年5月1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了《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显然,长江三角洲已经成为国民经济发展的强劲而活跃的增长极,成为国民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示范区,成为基础现代化的先导区和区域一体化发展的示范区,成为新时期改革开放的新平台。

然而,促进高质量社会和经济发展的最关键和最根本的因素是人才。没有一支强大的人才队伍来支持,促进高质量的发展就是没有水源的水和没有基础的木头。因此,人才是引领发展的战略资源,建设创新型人才区域共同体已成为实施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国家战略的重要手段之一。人才整合是实现长三角一体化的内在要求,是支撑长三角一体化的重要保证,也是检验长三角一体化的重要标准。

近年来,长三角地区不断推进人才社区建设,包括制定“g60科研走廊人才新高地建设与共享行动计划”,建设长三角一体化示范区。上海、江苏、安徽、浙江等省市人才服务中心签署并实施了《人才服务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推动人才公共服务一体化。长三角人才整合的政策措施也相继出台。然而,由于行政区域的制约,人才整合仍存在诸多不足,包括人才共享机制和平台不完善、人才资源两极分化、地方政府间竞争过度、人才政策的整体性和系统性不强,这不仅制约了人才效率的最大发挥,也成为长三角地区高质量发展的重要障碍。

为了促进和解决上述制约长三角地区人才整合的问题,近日,由浙江省人才发展研究所和嘉兴人才发展研究所主办的2019年中国浙江“姚兴南湖长三角精英峰会”和第二届g60科技创新走廊人才峰会在嘉兴乌镇举行。在这次会议上,嘉兴提出上海、江苏、安徽、浙江等19个城市“三省一市”响应,共同成立长三角人才一体化城市联盟,旨在促进人才领域更高水平的合作与开放,帮助长三角实现更高质量的一体化。

峰会召开的同时,“长三角人才整合发展峰会论坛”也作为重量级活动举行,邀请长三角地区三省一市相关城市组织的人才工作者、国内人才研究专家、人力资源服务企业代表、优秀人才和企业家代表围绕长三角地区人才整合发展的战略目标进行讨论和交流。

通过专家、学者和企业代表精彩的演讲和热烈的讨论,长三角人才整合可以聚焦于创新机制、协调和公共服务三个关键词。

加快创新机制建设,

突破人才障碍

在创新机制方面,要完善人才流动机制。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的姚凯教授认为,在大数据时代,人才流动的特点是速度快、范围广。与此同时,人才双向流动的趋势也在不断加强。有必要进一步加强协调机制,打破人才流动与壁垒之间的不平衡。

在此过程中,需要从顶层设计和制定发展目标和战略,提出共同需求和预测,并制定相应的人才引进、培训、激励和保障制度和政策。对此,中国人事科学院前院长、亚洲公共管理研究所所长吴江认为,政府应该通过改变职能,使市场更加开放,突破该地区人才的壁垒。一方面,“打破所谓的行政区划制度,建立人才本位的基本理念和运行机制,真正确立人才本位的市场主导地位”。另一方面,“从国家的高度形成一个政策环境,而不是一次一件事。”

同时,要建立统一的人才整合评价体系,制定共同的人才发展战略。统一人才认证标准,统一人才评判标准,突破省级壁垒,有效减少人才流动壁垒。

加快市场渗透,建立集成平台

为了加快市场渗透,有必要推进长三角人力资源服务一体化,推进四地标准渗透、流程统一、内容协调和数据一致性的服务指标体系。姚凯教授认为,目前,人才聚集的虚拟化和移动的精准化趋势越来越明显。为了适应这种变化,在长三角地区建立统一的人才数据库,构建人才供需双方交流的广阔平台,可以准确预测各地区的人才需求,分析人才数据,准确引导、管理、服务和激励人才,实现跨区域人才共享。

浙江省作为改革开放的先行者,在人才整合方面进行了大量的探索和实践。浙江省委组织部副部长、浙江省委人才办公室副主任热情介绍,浙江在人才整合方面做了很多探索,如在嘉兴建设长三角科技路演中心、规划建设长三角人才建设、为长三角人才提供综合全面的服务平台等。

嘉兴是国务院批准的首批长江三角洲规划发展的15个城市之一,围绕《长江三角洲综合规划纲要》,制定并发布了嘉兴为长江三角洲人才综合发展服务的意见。中共嘉兴市委组织部部长龚何晏介绍了嘉兴在长三角一体化方面的工作和成就。“全市引进1000人计划专家318名,连续11年实施精英领导计划,设立销售收入475亿元的企业,累计缴纳税款18.3亿元,设立国家院士专家工作站4个,省级院士专家工作站20个,设立博士后62个。中高端人才流入率居全国第四位。嘉兴、杭州、宁波共同成为该省聚集高端人才的主要阵地。”

优化公共服务与科学合理定位

长三角各地户籍制度和社会保障制度的分离和不统一,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人才在区域内的流动,引发了一系列内生矛盾,单靠市场机制难以解决。因此,该地区的地方政府有必要进行干预和合作。正如杭州东尚光电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田汉克所说,他在创业过程中遇到了社会保障和公积金政策不一致带来的实际创业问题。

针对这一问题,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的兰志勇教授重点介绍了国外发达城市群人才整合的经验,提出“人才引进的全景政策需要系统的引进、关怀和利用,回归最简单的组织行为理论和人才管理理论”,为人才协同管理创造创新平台,对人才给予充分支持,包括就业机会、医疗保障、退休、子女就学等。

与此同时,整合是不一样的。武汉理工大学管理学院桂兆明教授认为,新时期长三角一体化应在科学的功能定位、经济体制错位、合理的产业布局和形成相互支撑、互补格局的前提下,实现经济结构与人才结构的相互适应和耦合。在一体化发展战略中,不同的城市有不同的定位:上海创新创新,江苏、浙江、安徽研发转型,促进和提升布局,形成新的产业总体布局,实现产业结构错位和人才战略灵活。

城市群重构世界经济地图,人才是支撑城市活力的基础。城市人才整合需要综合的政策平衡机制、综合的政府管理创新机制、综合的市场竞争规则和监管能力,以及综合的人力资本服务标准和治理结构。

长三角一体化的关键在于人才,人才一体化的关键在于制度和机制创新。在该地区建立一个经济发展最活跃、开放程度最高、创新能力最强的人才社区,必将为全球人才聚集创造一个新的高地。“长三角人才一体化发展高峰论坛”的成功举办,必将全面推动长三角经济的高质量发展。

快乐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