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刘连门户网站 > 社会 > 提笼架鸟今何在?京城鸟市兴衰记

提笼架鸟今何在?京城鸟市兴衰记

如今,北京很少见到“笼鸟”,但是鸟市曾经在老北京人的生活中占据重要位置。

自发的鸟类市场充满了混乱。

在许多人的记忆中,“笼鸟”是老北京的一个场景。“升降笼”是指在笼子里饲养鸟类,主要是为了观赏和聆听。“鸟”是用架子养鸟,叫做“亮框”。

清朝的《燕京杂记》记载:“京城人经常养麻雀。街上闲散的步行者有带武器的鹰,笼子里的舌头,人们拿着绑在鸟上的小杆子,让它们在进出时携带它们。他们和他们的手没有任何关系。每个茶馆都有几根柱子插在吧台外面,它的鸟值几十金。”可以看出,养鸟和遛鸟的高雅爱好始于清代,主要是由一些有闲暇或有钱的人来做的。

1949年后,“笼鸟”一度淡出人们的生活。直到20世纪80年代,随着农副产品市场进入北京,许多普通人呼吁开放“鱼市场”、“水果市场”、“花鸟市场”等市场。民间自发的鸟类市场应运而生,但问题很快就暴露出来了。

1980年7月,北京远大中学的同学王锦丽给《北京日报》写道,阜成门立交桥附近有一个自发的鸟类市场,每天早上到中午有近1000人在那里买卖鸽子。由于缺乏组织和管理,鸟市场的气氛不好。欺诈、抢劫鸟类和打架是常见的事情。"我希望市政府已经指示有关部门采取措施管理鸟类市场."

1980年7月26日,《北京日报》,第三版

接到这封信后,北京日报记者立即前往调查。早上八点钟,驱鸟城市里已经有500或600人,熙熙攘攘的人们在喊着要鸟。这里的卫生条件很差。地面上覆盖着干燥新鲜的鸟粪,苍蝇四处飞舞。由于没有厕所,鸟城的一些人在垃圾堆后面大便。(《北京日报》,第三版,1980年7月26日,管理“自发的鸟类市场”)

到1981年初,北京有四个鸟类市场,都是自发组织的。同年5月,西城区和宣武区分别在关元和宣武公园设立了两个花鸟市场。经北京市政府批准后,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等相关部门正计划再开放一些花鸟市场,同时禁止自发的花鸟市场。(《北京日报》,第二版,1981年9月4日,《城市开放两个花鸟市场》)

1981年9月4日,《北京日报》,第二版

普通的鸟类市场现在到处都是有益的鸟类。

有些人负责常规的鸟类市场,但有些人对市场上出售的鸟类深感担忧。

1981年11月,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鸟类组的张佳丽给《北京日报》写了一封特别的信,指出保护鸟类资源的重要性。在北京市区的几个鸟市场里,他经常看到许多不适合笼养的鸟被大量捕获出售。其中许多是农林有益鸟类,如各种叶莺(俗称树弦)、芦苇莺(俗称芦苇棒)、啄木鸟(俗称冲打木头)、猫头鹰(红尖下巴、蓝尖下巴)、黄鹂、画眉、鹞、伯劳(俗称喊不拉)等。这些有益的鸟类绝大多数不是鸣禽。此外,它们本质上很脆弱,或者只有单一的饮食。一旦被关在笼子里,它们很容易在3到5天内死去。

张佳丽建议,对于传统的适于笼养并以昆虫为食的鸣禽,应该只捕捉雄性鸟,因为大多数鸟是由雄性而不是雌性歌唱的。对于误捕的鸟类,应予以释放,一方面有利于保护生态和自然资源,另一方面合理满足人们的利益和需求。(《北京日报》,第三版,1981年11月28日,人人有责任保护鸟类资源)

1981年11月28日,《北京日报》,第三版

张佳丽的担忧并不过度。鸟类市场的繁荣确实促进了灰色产业链的形成。

读者来信描述了1986年偷猎者捕杀鸟类的场景。海淀区的天村山一直是鸟类的首选繁殖地和偷猎者的“天堂”。在茂密的森林里,粘网的大小被密集地覆盖着,十几个人抱着鸟笼蹲在树下等待。它们捕捉从鹰到黄鸟的一切。被抓住后,它们要么在鸟类市场上被出售,要么被当场杀死并带回去吃。一些鸟被杀死,并带有爱鸟者释放它们的迹象。(《北京日报》,第二版,1986年5月9日,“必须制止滥杀滥伤鸟类”)

1986年5月9日,《北京日报》,第二版

此外,许多候鸟也在鸟类城市被捕获并出售。秋天是候鸟和它们的妻子从北方迁徙到南方的季节。2000年,《北京日报》的一名记者突然造访,发现每年十月,成群的捕鸟者都会在山里架设大网捕捉候鸟。仅玉亭桥附近的鸟类市场每天就有成千上万只候鸟出售。(《北京日报》,第7版,2000年10月27日,大批候鸟被抢)

2000年10月27日,《北京日报》,第7版

爱鸟者的坚持和反抗

有偷猎者、鸟类经销商,当然还有鸟类爱好者坚持并战斗。

1982年,国务院批准了林业部等单位提出的《关于加强鸟类保护和开展国家鸟类保护周的决定》,反映了中国政府和人民对鸟类保护的关注和重视。

北京从1989年开始实施野生动物保护法,先后建立了十几个爱鸟保护工作站。北京郊区的各个区县都开展了各种“招鸟”项目。据《北京日报》1989年报道,北京鸟类保护协会秘书长汪曾年在他的论文《北京鸟类调查与保护》中首次提出,北京现有鸟类物种已从20世纪60年代初的352种下降到1981年的118种。

1988年,汪曾年组织有关单位在圆明园开展“鸟类吸引和生态环境试验项目”。指定了一个鸟类吸引区,种植了有利于鸟类生存的植物,并悬挂了400多个人工巢箱。一年后,圆明园里有92种鸟类,在人工筑巢箱里的筑巢率超过50%。(《北京日报》,第一版,1989年4月3日,汪曾年演唱了《爱鸟护鸟的戏》。)

1989年4月3日,《北京日报》,第一版

人们中也有许多志愿者来拯救鸟类。每次笼子里的鸟被卖掉,市民张福厚都会买下并放生。1993年,79岁的张福厚的养老金是每月247.3元,他妻子的养老金是192.4元。父母花费的“飞行费”已经超过3000元。放出的鸟是啄花鸟、猎鹰、猫头鹰等。(《北京日报》,第7版,1993年7月10日,北京《鸟与菩萨》)

1993年7月10日,《北京日报》,第7版

对于鸟类市场的存在,人们一直是褒贬不一的。据有关部门统计,到1992年,北京大约有16万只鸟,其中60%是退休老人,这无疑是他们幸福的源泉之一。然而,鸟类市场中的鸟类资源保护面临着威胁。对此,北京师范大学生物系讲师赵心如认为,在鸟类市场大量出售野生鸟类是对鸟类资源和生态平衡的一种破坏。国家一级保护的鸟类应被禁止出售,有益鸟类的捕获应受到控制。有关部门应当在鸟类市场上发挥引导作用,倡导和引导人们饲养自养鸟类,减少捕捉野生鸟类(《北京日报》,第6版,1992年10月31日,北京鸟城)

20世纪90年代末,玉亭桥鸟城(Yuting Bridge Bird City)将龙潭鸟城与霍克吉鸟城合并,以贯彻北京市政府取消对道路市场的占领,将道路还给人民的精神,致力于为养鸟创造适宜的交易环境。程羽杨/照片

大型鸟类市场关闭

1998年初,随着鸟类资源保护知识的普及,野生鸟类的销售市场明显减少。图为一名游客在北京少年宫后面的鸟市场里看着笼子里的鹦鹉。曹朱槿/照片

"玉亭桥鸟市场应该关闭!"2001年,许多NPC议员和CPPCC议员的提案中也出现了同样的内容。

此时,成立于1988年的玉亭桥鸟城已成为中国乃至世界最大的野生鸟类销售中心。1998年取代龙潭鸟城和霍克吉鸟城。近70种鸟类被列入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名录,每年有数十万种野生鸟类被出售。此外,玉亭桥鸟类市场也是鸟类走私的源头。北京野生动物保护站在海关和机场发现的走私鸟类大多来自这个市场。早些时候,受欢迎的水街子鸟市场已经应市民的要求关闭。(北京日报,第7版,2001年2月9日,玉蜻蜓桥鸟市场应该关闭)

2001年2月9日,《北京日报》,第7版

爱鸟人士也非常支持这个提议。有些人说,在旧北京,携带笼中鸟是一种传统,但是旧的规定应该改变。北京不应该保留出售野生鸟类的市场。

2001年2月20日,应各界人士和《北京日报》的呼吁,北京最大的玉蜻蜓桥鸟类市场张贴了禁止野生鸟类经营的公告。(北京日报,第7版,2001年2月21日,玉亭桥鸟市场关闭)

当月28日,近1000只遭抢劫的野鸟乘飞机抵达他们的新家——四川卧龙自然保护区。北京野生动物保护站主任王民忠说,这些野生鸟类绝大多数来自南方。他们中的一些人由于人口贩运不再能够长途迁移。让它们从其他地方飞过来有助于它们重返天空。这也是北京继新疆和福建之后的第三次海外发行。(2001年2月28日,北京日报,第7版,成千上万的野鸟迁徙和飞翔)

2001年2月28日,《北京日报》,第7版

2001年6月,玉亭桥鸟市场完全关闭。市场上的商家先后迁到潘家园、广安门、磁器口、关元等地。2002年9月,作为北京市政府为私营企业做的60件事之一,北京铁路沿线最大的绿色广场玉亭公园就建在这里。

2005年,一场禽流感疫情重创了北京的鸟类市场。同年11月,该市实施了五项防控措施,其中之一是暂停该市的鸟类市场运营。许多商人已经将他们出售的鸟类迁出北京,甚至改变了他们的生意。

2005年,受禽流感疫情影响,观园鸟、鸟、鱼、虫市场没有鸟笼。穿冰/拍照

2005年11月7日,《北京日报》,第一版

2009年12月,作为该市最早的花卉、鸟类、鱼类和昆虫市场之一,关元花、鸟类、鱼类和昆虫市场也关闭。将近70%的商人转移到其他市场,鸟类市场的荣耀不复存在。

为了保护候鸟的重要通道,2014年,本市专门派专人对密云水库、野鸭湖等90多个候鸟聚集地进行了检查。虽然今天北京没有大规模的鸟类市场,但是越来越多的鸟被看到和听到,给生活增添了一点美丽和新鲜。

北京快三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手机买彩票 上海11选5投注 广西十一选五投注